欢迎您!登录   注册

生态|源头治污,湖北这些地方都在怎么做?

2016-03-30 16:43:18admin

       长江大保护主要抓什么?在湖北,重点在治理水污染。”前不久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参加湖北团审议时,一针见血指出了湖北保护水环境面临的主要任务。
       千湖之省,优于水,忧于水。碧波清流,是优势是财富。污泥浊水,是劣势是包袱。
        一朝污染几十年治理
        江湖期待源头活水
        汉江重要支流——白河,从双沟镇蜿蜒流过。2006年以前,由于上游河南新野县小造纸、小化工厂大量排污,白河变成了黑色的“酱油河”,“吃不能吃,用不能用,守着一条河买水喝,还有不少人得了重病。”
       经过鄂豫两省相关部门十多年艰苦的协调与合作,上下游一起努力,一批小造纸厂、小化工厂关停,白河水质逐渐好转。现在,河南新野的环保人员每个月都要取几次河水抽检水质。湖北省环保厅建设的白河水质自动检测站也于去年底运行,24小时自动检测同步传送数据,及时发现并处置污染问题。
放眼世界,水污染治理,从来路漫漫。治理莱茵河,德国花了几十年。瑞士与法国共有的日内瓦湖,历经30多年努力,才被救活,今天成为世界着名旅游景区。日本琵琶湖治理,经历40年才有成效。
国内亦然。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历经攻坚克难、污染反弹和全面治理三个阶段,干流水质趋于好转,支流仍不乐观。滇池治理几十年,至今仍在不断投入。海河、巢湖等治理依然跋涉在路上。
       “一块钱的污染,要五六块钱才能治理好。”这是环保界公认的比率。
       污染了再治理,今天是不得已而为之。随着治污理念和技术的提升,人们把目光投向了源头。
       武穴:提标准
       武穴城市污水处理厂,黑色的污水散发出阵阵臭味,经过多次沉淀和处理,最终变成比较清澈的微黄色水体,排入长江。全省已投产200多座污水处理厂,它们是洗净最前端经脉的“清道夫”,管好用好,责任重大。
       黄石:控排放
       磁湖是黄石的城中湖,约10平方公里。过去,磁湖岸边有数十座工厂,工业和生活污水直排湖中,严重污染了磁湖水体,达到劣五类,城中湖变成了臭水塘。2013年开始,黄石市综合整治磁湖水环境,总投资近15亿元,通过污水截流、岸线整治、人工生态浮岛建设,磁湖水质提升到三类,擦亮了“城中明珠”。
       武汉:连河湖
       武汉东湖沙湖连通后,人们发现,水生植物长势明显好于以前。到2020年,武汉市江湖水系将基本连通,166个湖泊将构成国内最大的城市湖泊生态湿地群。
       “长江所承载的环境负荷已经很重了,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的位置。”省委主要领导要求,治理长江排污,要真刀真枪,毫不手软。
       2014年7月,“最严水法”《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施行的一个多星期,全省立案查处环境违法企业174家,责令其中66家企业停产或停产整顿。
       恩施州:污染公司撞到了枪口上
       建始县磺厂坪有限责任公司在水污染防治设施没有建成的情况下,擅自投入生产,产生废浆水未经处理直排至厂房下方的自然洼地,污染物通过洼地底部渗漏至地下水,再经地下水系进入重庆巫山千丈岩水库。事件造成重庆巫山县、奉节县4个乡镇约5万人饮用水受影响。环保部门按照上限处罚,罚款100万元。这也是水污染防治条例实施以来,第一家受到最高限处罚的企业。
       武汉:开出一笔最大环保罚单
       “在线数据长时间低于印染行业正常排放水平。”2014年11月,环保执法人员查看污染源自动监控平台历史数据时发现端倪。随后,武汉市环境监察支队与新洲区环保局对武汉毅峰印染有限公司突击检查发现,该公司污水处理设施未正常运行,但排出的废水却十分清亮,自动监测设备运行正常数据达标。
       执法人员再次对该公司污水管网进行仔细排查,终于在围墙外发现一处排污口向城市管网直接排放黑水。武汉市环保执法部门开出145.6万元环保罚单。
       宜昌:164条河流全部配上市县乡村四级“河长”
       “河中垃圾未见,河岸少量钓鱼人遗留香烟盒子,水体看上去有点浑浊。”
       “河岸西侧白色小泡沫较多,需要保洁。”
       这是邓远清的工作日志。邓远清是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柏临河青龙村支书,也是村里的“河长”,每天都要细心盯着流经本村的柏临河。
       青龙村段,河长3100米,在伍家岗区注入长江。今天水清河畅,山青堤美,治理之前,却是杂草丛生。“时时检查。一查垃圾,及时清洁河道,管护水质;二查河道坡岸,处置塌方等险情。”邓远清说。
       这样的“河长”,宜昌有数百名。宜昌,共有集水面积大于30平方公里的河流164条,境内河流总长度5089公里。去年11月,164条河流全部配上市县乡村四级“河长”,作为河流生态保护与管理的责任人。宜昌市委副书记、市长马旭明担任长江宜昌段河长,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宋文豹担任清江宜昌段河长,其他市政府党组成员均负责一条河流。
       一条河涉及水利、环保、国土、林业、渔政、交通等多个部门,有的还跨行政区域。建立“河长制”,就是要突破部门间、行政区域间的藩篱,荣辱与共。
       2月3日,宜昌市环保委办公室通报1月份主要河流水质,玛瑙河下游水质为劣五类。次日,玛瑙河“河长”、宜昌市副市长周正英批示,要求市直有关部门和沿河的枝江市、当阳市、夷陵区立即查明原因,采取有力措施。
       “目前,各方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月内周副市长还要到现场督办。”宜昌市水利局防汛办主任万卫平说,去年12月25日,周正英已实地调研玛瑙河流域水质情况。短短3个月内市领导两次就一条河流的问题现场督办,这在实行“河长制”之前是没有的。
       恩施:“以钱养事”,对河流保洁实行社会化服务。
       忠建河是恩施州咸丰县的母亲河,在这条39公里长的河流上,邓飞跃等8人专职河道保洁,月收入2200元。“同城里马路上的环卫工一样,他们就是河道环卫工。”咸丰县防汛办常务副主任莫代雄说,从去年起,咸丰县政府每年安排296万元财政预算资金,专项用于全县370公里的河道生态保护。
恩施“以钱养事”,按照每公里8000元标准安排保洁费,不超过5公里配备1名保洁员,对河流保洁实行社会化服务。